公益自驾游:以爱的名义行走
配资流程
易随配配资丹阳市股票配资万科股票配资兰州诚信配资网站
自驾游
2020-08-02

城市里的道路越来越拥堵,有车族似乎只有到遥远的地方才找得到驰骋的乐趣。而遥远的地方常常是贫穷的地方,于是,富足的城里人做些举手之劳的慷慨之举。一施一舍之间,双方都获得了满足。久而久之,施与舍的界限模糊了。驾车的过客和当地的主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愉悦对方。

这就是路上的公益。在这种方式中,自然风光往往退居二线,而爱心最终都成了最重要的风景……

-本报记者程芬文/摄

一个车友会组织60辆车到河北省围场县御道口向当地学校和牧民献爱心,捐赠总额只有10多万元,但是活动经媒体报道后,北京某奶业集团收购了这个牧区的牛奶;

一家基金会组织150多人驾车万里到俄罗斯贝加尔湖观光,扣除成本后,净收入达300万元,这笔钱至少能让1 000个贫困的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

对于内心善良的驾车发烧友来说,上述故事是他们行驶的理想状态。不管是以AA制的方式去贫困地区捐赠,还是交一笔可观的费用参加自驾游筹款活动,都能满足最重要的两个诉求:看风景、献爱心。

健康快车光明行:驰骋并慈善着

既然旅途能产生快乐,我们何不生产这种快乐,用来收获人们的爱心呢?

陈晓明的脚踩在油门上。他戴着墨色眼镜,身穿李宁赞助的运动服,一手扶着帕拉丁的方向盘,一手握着车载通讯系统的麦克风。路边的风景十分宜人:草原广阔,直与天际线相连,偶尔闪过一两只草原之鹰或者一群悠闲的牛羊。几个小时以后,车队驶进莽莽林区,阳光照进落叶松和白桦林,光影斑驳。

遗憾的是不能随意停车拍照。整个车队有41辆车,大家必须按照领队的安排统一行使、休息。现在,陈晓明的任务,就是握着方向盘看好前方的路。遇上对面来车或超车,或上下坡、拐弯,他要通过车载电台向领队汇报行使状况。

陈晓明是70年代生人,在香港成长,澳大利亚上学,然后回到香港从事软件工作。他曾经驾车行驶了澳大利亚的很多地方,但是回到香港后就告别了方向盘。香港很小,很挤,开车总是开不过瘾。而且在香港开车的成本也很高,对于一个白领来说,搭乘地铁和公交是最现实的出行方式。

陈晓明喜欢旅游,云南、西藏都去过。几个月前,一个朋友说健康快车香港基金有一个自驾游筹款活动,她曾经参加过这个活动,极力怂恿陈晓明也试一试。

实践证明,陈晓明过足了驾驶瘾。8月14日,车队从北京出发途经承德来到内蒙古赤峰,到天山、乌兰浩特,来到内外蒙古交界的阿尔山,经满洲里口岸进入西伯利亚原野,最终抵达苏武牧羊的贝加尔湖。整个行程有5000多公里,在北方的路上,一切都是开阔的,就算是在这个纪律严明、集体行进的活动里,车速也常常可以达到每小时110公里。

车队经过俄罗斯乡村时,他看到了成片的小木屋。大部分的窗户都涂着蓝颜色,整齐的木板围成一个院子,里面种着土豆,偶尔也能看见几丛鲜艳的花。提着酒瓶子的俄罗斯村民和推着单车的孩子们伫在路边,向车队招手。俄罗斯地广人稀,听导游说,最近,他们的人口每年都以8%-9%的速度负增长。

“这里男女比例失调,一个男人常常有四个女人:一个老婆、一个情人,两个女朋友。”导游通过车载电台播报的“ 八卦”立刻引起了诸位男士的兴趣,纷纷开玩笑说要在这里定居。当然,最后均以“生活条件差”为由感叹“还是咱们中国好 ”。

陈晓明的普通话并不流利,却乐意与大家交流。为了预防驾驶疲劳,内地朋友自发组成“王八蛋广播站”,名字不雅,但是内容活泼健康。对联、谜语、脑筋急转弯、唱歌、讲笑话,都是广播的常设节目。陈晓明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叫刘加玲的歌王,他肚子里的歌特别多,从1唱到15,到十二生肖,到东南西北,民族歌曲、京剧、儿歌,简直无所不会。后来在贝加尔湖畔举行篝火晚会,香港的和内地的自发组成歌团PK起来,比着比着最后都合唱起“我的中国心”之类双方都会唱的歌曲。

8月25日,车队到了自驾游的最后一站——内蒙古海拉尔。这里的欢迎仪式令陈晓明大开眼界:几乎全城警察出动开路。晚宴上,蒙古族姑娘给每位客人献上奶茶和洁白的哈达。

“这里的人为什么对车队这么友善?”晚宴上,陈晓明问一位多次参加健康快车活动的队友。

“健康快车曾经在这里停靠过两次,令2200多个牧民重见光明。”

“哦。”陈晓明恍然大悟,他这才明白了这次自驾游的真正意义。

对话>>>

记者:你参加这个活动花了多少钱?

陈晓明:我们有4个人一起来买这个车。一个车是15万元。

记者:如果旅游公司提供相同的服务,一个车只要10万元。你会选择哪一个?

陈晓明:我不会选旅游公司的。一个人2.5万,很贵的啦。

记者:这个活动,你们4人交了15万。不是更贵吗?

陈晓明:不一样的啦。我这是在做慈善,还可以减税啊。

记者:能减多少税?

陈晓明:我还不知道啊。可能减不了多少。

希望旅程:与爱同行

这时候,自驾游成了一个载体,承载着传递爱心、传播慈善文化的使命。

“坦克坦克,可以超收吗?”

“坦克在这。你说话,老塔。”

“你们的台子检查完毕了吗?”

“已经好了。”

“好,准时出发!”

早上6:30,六十辆贴着“希望旅程与爱同行”标签、载着课桌、图书等学生用品、衣物等东西的越野车、轿车、小客和小货车从休息区驶进了京承高速公路。他们的目的地是千里外的河北省围场县御道口学校。

塔林夫坐在自己的越野车里,不时通过车台提醒:“所有车辆不许超车,不许占用频段,路况有什么问题,及时跟坦克联系。”

塔林夫在这个圈子里有很高的威信,2005年以来,他在全国发起了多次捐书、助学、植树等颇具规模的公益活动。这次去御道口建立第30个“希望旅程助学基地。”组织138人只花了两个星期。

当日下午5:00,车队到达御道口牧场小学。部分物品被卸下来,从电脑到足球,种类十分丰富。一些孩子还得到了300多元补助金,这几乎是他们全家三个月的生活费。

受助人心存感激,千里迢迢来捐赠的北京车友同样有收获。一位家长带着四五岁的女儿参加活动,他说“带孩子到艰苦的地方来看一看,就是要让她知道,还有一些小孩没有玩具,所以今后她不能说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

8月30日,记者在“希望旅程”的回龙观库房见到塔林夫,他说他又要出发了。9月7日下午,他和捷盟捷达车友会的车友将驱车前往内蒙古兰察布市宏盘乡,专程为20名学生送生活补贴。这里是国家计委为贫困孩子建设的一所学校,学生都来自贫困家庭、单亲家庭或是孤儿。有70多名孩子在校住宿,条件非常艰苦,十多个孩子挤在一间几平方米的宿舍里,睡在一张大通铺上。

2007,内蒙古自治区成立60周年。7月底,塔林夫受当地的交通电台邀请,组织80余人驱车600多公里,为学生带去了图书和学生服装、文体用品等价值10多万元的物资。

这次捐助之后,学校向车友会提供了20个特困学生的资料,希望他们能够帮助解决这些孩子的生活补助。

8月10日,塔林夫在捷盟车友会的论坛上贴了“内蒙古20个贫困学生需要资助”的帖子,每个孩子每年的资助标准是300元。一个星期之内,这20个孩子全部被认领。

“我们的一次捐赠,也许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塔林夫说,“但是希望旅程的活动,可以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生活在一个友爱的世界,从小就培养自立自强的精神,懂得关爱社会,热爱生活!”

对话>>>

记者:你发起的活动基本都是以车友会为单位参与的,比如2006年的“百万捷达百万情”捐书活动中的捷盟。为什么有这些资源?

塔林夫:好几个车友会是我发起成立的,捷盟只是其中一个,当时23个城市的2万多辆车参加了捐书活动。加上其他活动的参与者,“希望旅程”在全国有3万辆车和十几万志愿者。已经帮助了1万多个孩子,其中400多人领到了贫困生助学金。我印象最深的是2005年,我们在两周之内解决了98个孩子的学费。

记者:“希望旅程”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塔林夫:我们形成了一套体系。第一是有稳定的募集渠道,清华、民族大学、传媒大学等很多高校和居委会都有我们的募捐站,学生毕业后会有很多书本和衣被不需要的,学校的爱心社团会收集起来给我们。第二是库房,希望旅程已经在北京的大兴、朝阳、海淀、昌平、西城等区域设有收募库房。第三是运送,我们有车友会和物流公司。第四是信任体系,有志愿者队伍核实贫困生信息。财务方面,每次都会选举一个志愿者来统计所收款物。新学期开始,我们会组织捐赠人回访,这是希望旅程行动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捐助人与受捐助的牧民或学生直接交流,这既让捐助者放心他们的爱心落到实处,也对社会公益活动的健康诚信树立了一个榜样。第五是宣传,我们有自己的网站,与车迷频道、《公益时报》都有合作关系。

记者:活动成本怎么解决?

塔林夫:AA制。有时也会有赞助。现在有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了,但是很多信息我更愿意放到网站上让志愿者个人参加。

记者:为什么?

塔林夫:我做这件事,是要倡导一种好的旅程文化,让自驾游成为传播爱和慈善文化的载体。再者,这也为全社会参与公益活动提供了渠道,更能体现社会的广泛参与性。

如何挖掘自驾游的慈善潜力?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称:“汽车给了人们追求自由的机会,为他们敞开了一片私人空间。”实际上,汽车还扩大了人们的活动半径,为他们创造了一个更广阔的公共空间。

对于中产阶级还未正式大规模崛起的中国来说,“自驾游”是一个比较奢侈的活动。能参加这种活动的人,一般都有较好的经济实力,是公益事业发展中很有潜力的捐赠群体。

问题是,对于公益机构来说,“自驾游”的慈善潜力怎样才能为我所用?

快乐,让慈善更胜一筹

公益和快乐是公益游的两个必备元素。正因为如此,塔林夫在安排9月7日的宏盘乡之行的时候,除了捐款仪式,还特别安排了一天游览当地景区。他还说,今年国庆节将组织一次没有捐赠的自驾游。“辛苦了一年,我们要犒劳一下自己。”

享受生活更是香港人的一贯作风。“哪怕是做慈善,也要快快乐乐。”健康快车的创会主席、自驾游光明行的策划人方黄吉雯说,“吃就要吃好,玩就要玩好,在这上面不能一味省钱。”

方黄吉雯是香港人,健康快车开到内地,她的“快乐慈善”经也推广到了内地。她告诉记者,健康快车的自驾游活动始于2005年,当年正值西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健康快车是专门实施白内障复明手术的火车医院,只能到达通了铁路的地方,而当时青藏铁路还没有开通,而且西藏地处雪域高原,强烈的紫外线令藏民更容易患白内障。因此,健康快车基金会就以“自驾游”的形式组织了一个40辆车组成的车队,带着捐赠人和医生到了西藏。

活动结束的时候,很多车友意犹未尽,询问下一年的路线安排。

“这个活动要准备半年,我们觉得很累,想每两年做一次。但是开车的人说,我们捐钱,你来组织吧。”

2006年,健康快车组织了第二次自驾游,从四川成都到四川的香格里拉——亚丁。还是40辆车,但是这次不带医生,是一个纯粹的崇尚快乐的筹款活动。扣除成本后,基金会筹款收入达到300万元。

今年是俄罗斯中国年,健康快车将自驾游的路线确定在广阔的内蒙古大草原和西伯利亚原野。不少驾车发烧友在口口相传的宣传下从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意大利等国家来到北京参加这次活动。

细节决定品质

今年6月中旬,一个以“中国健康扶贫工程爱心大家庭”为主题的自驾游活动被某媒体指为“骗局”之后胎死腹中。

公益自驾游方兴未艾,很多机构都在组织这类活动,从而使公益自驾游良莠不齐、整体信誉度不好。健康快车和希望旅程的号召力来自哪里?

中华健康快车副秘书长马秀娟说,参加自驾游活动的,2/3左右是来自香港的有经济实力的爱心人士。他们多数有宗教信仰,乐意做些力所能及的善事。但是他们也讲究生活质量,对食宿要求比较高。为了保证服务质量,健康快车委托国际旅行社承办这次活动。

公益自驾游是源于爱心、也止于爱心的旅行。不管是筹备半年的健康快车光明行,还是准备三四周的希望旅程,出发之前,主办者屡屡提醒志愿者根据气候条件准备衣物;提倡环保,不乱丢垃圾;尊重当地人的风俗习惯等。在西伯利亚的湖边,记者看到仍然有个别人将午餐后的塑料包装扔向车外,一位来自绿色和平组织的志愿者拿个袋子,在风中追赶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小垃圾。主办方看在眼里,马上用车载电台对他进行表扬。健康快车不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公益机构,但是它的环保意识更能让人认同这个机构的文化和品质。

参加“希望旅程”的志愿者,90%以上是城市里的有车族,他们不信任国内很多慈善机构,愿意自己亲手将财物送到有需要的人的手中。

“你想去捐一个孩子,我就给提供一个孩子名单。”塔林夫说,“这个孩子在哪里,他的照片、学习成绩、家长和家庭收入情况,都有系统资料回来,我让他们直接建立联系。”

无处不在的宣传

队伍庞大的自驾游,本身就是一个传播效果不错的活动广告。主办方不仅邀请媒体参加报道,还通过车身广告等形式为自己做形象宣传。

“希望旅程”是民间自发的公益活动,但是每次出发都显示出“正规军”的派头:每辆车都会贴上统一车标,每到一所学校捐助,都会举办一个仪式,挂上“希望旅程助学基地”的牌子。

健康快车的自驾游在筹款的同时也承担宣传功能。他们的车身广告,一部分用来出售筹款,一部分留着贴健康快车的标志。马秀娟说,“我们在北京举办发车仪式,很多原来当过部长和副部长的理事会领导出席。他们会在讲话中强调健康快车的光明业绩。”

很多细节都显现出健康快车自驾游的别出心裁和公益性。8月25日,活动结束前夕,基金会给所有参与者颁发了一张“荣誉证书”:

感谢您积极参加和捐赠“健康快车2007北京俄罗斯光明行”自驾车活动。您的捐赠将专项用于健康快车扶贫治盲项目。对您的慈善之举特表敬意。

下面是健康快车香港基金、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俄罗斯乌兰乌德文化及旅游发展局、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的盖章。

记者看到,一位穿着KAPPA运动服、在活动初期问“健康快车是干什么的”女孩拿着“证书”对着手机开心地说:“哈哈,我成了健康快车的志愿者——健康快车,就是给穷人治疗白内障的火车医院!”

安全,必不可少的一环

《健康快车2007北京俄罗斯自驾车光明行》的路书共有30页,关于安全事项的说明有10页。这里面,医疗问题、财产安全、行车安全、境外出游注意事项、人员及车辆保险方案等,一一列举,极为详尽。

在光明行自驾游中,警车和医务人员是道特别的风景。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俄罗斯,一路总有警车开道,有交管部门协助车队进城。道路不明确的时候,警车可以引路;车辆抛锚的时候,俄罗斯警察找来拖车帮忙。

方黄吉雯解释,健康快车理事会里有很多退休的老部长,他们很乐意为健康快车慈善事业做些事情。因此公安部、卫生部、商务部、外交部等多个部门都来帮忙解决安全隐患,甚至连俄罗斯驻华使馆也发文发动了俄方相关部门来保证这一队伍庞大的“民间外交”活动的安全。

一位戴着硕大的金戒指、来自广东东莞的企业主半开玩笑地说,参加这个活动,花费不到4万,不仅可以行善积德,保佑自己发财、家人平安,还可以认识很多朋友,甚至一路上都有警察和医生保驾护航,“非常划得来”。

希望旅程的安全工作也做得比较到位。有赞助的时候,组织者会给每位参与者购买保险,万一没有经费,主办方提醒参与者自己购买保险并出具一份“免责声明”。塔林夫说,从北京到西藏,即使在最偏远的地方,他也能确保故障车在12小时之内得到救援。